《SOS之猿》:以故事导引行动的可能之书

Photo from Wikipedia

最近来了批伊坂幸太郎的书,包括《死神的浮力》、《死神的精确度》、《SOS之猿》、《夜之国的库帕》、《瓢虫》与《Bye Bye, Blackbird》共六本。想说这週就来写写他的作品吧!但是,要选哪一本呢?原本应该挑最新、最夯的《死神的浮力》,但想想就算我有蒙迪安诺的文笔,可能也不敌金城武一个微笑,所以决定跳过死神系列,最后选了《SOS之猿》。

为什幺是《SOS之猿》呢?因为它是个与茧居族有关的故事。打开一看,发现除了茧居族,故事里还有驱魔师,甚至齐天大圣孙悟空──是的,你没看错,正是鼎鼎大名的孙行者。见到这莫名其妙的组合,不禁暗自窃笑,这果然是伊坂的作品啊!

虽然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与传统推理小说有些不同,但照例还是先好好观察一下全书目录。虽然大部分目录真的就只是目录,但暗藏玄机的也不在少数,像《HQ事件的真相》与《杀戮之病》都是先前碰过的例子,表现方式亦各有千秋。那在《SOS之猿》里又是如何呢?我们可以发现到本书至少会有三名叙事者:「我」、「猴子」和「五十岚真」。

五十岚真只在倒数第二章出声,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我」和「猴子」轮番上阵来说书。这就让人好奇了,「我」是哪位大德?「猴子」又是何方神圣?而后面这位五十岚是「我」,是「猴子」,或者就只是「五十岚真」。好的推理小说,通常有一个引人入胜的谜团,而《SOS之猿》光是人物就让人摸不清头绪。伊坂老师,您真是好样的!

「我」相对单纯,他的身份很快就揭露了,名唤远藤二郎,职业是冷气销售员,但有个听起来很炫的副业「驱魔师」,就远藤自己来看他有点像心理谘商师,只是用的语彙不同。

「猴子」就尴尬了,从叙事口吻来看牠似乎是超自然生物,不单纯只是拟人手法下会说话的猴子,而更像猴精、猴妖之类的奇幻精怪,牠自称是西游记大闹天庭的那位「孙悟空」(不是会用龟派气功的那位唷!)。但牠讲述的内容并非天竺取经的冒险之旅,而是五十岚真的「故事」。想解开「猴子」的谜团看来只能继续看下去了。

远藤二郎和猴子(我们姑且先称之为「行者孙」)的故事,最初看似两个独立事件。二郎接受多年不见青梅竹马的邻家大姐之请託,尝试着「治癒」她茧居的儿子真人。行者孙那头则讲述作为系统工程师的五十岚真,调查一桩乌龙股票下单案的详细经过。常读推理小说的人,肯定晓得两件事情不会真的风马牛不相及,当中必定有暂时隐而不显的连结。

伊坂在两个不同叙事,慢慢释放出可能的交叉点,如此一来很难让人不好奇地想知道,两者究竟会以何种方式兜在一起,特别是在其中一方有着极为诡异、荒诞的情节的状况下。在人物之外,剧情也有着精彩的谜团。好的谜团是我阅读一本推理小说的首要条件,而《SOS之猿》在这点做得相当成功。

不过《SOS之猿》让我最感惊豔之处,其实是它的故事,或者说伊坂幸太郎说故事的功力。天马行空的叙事,搭配上轻快的节奏,看似很飘很轻的东西,却蕴含深刻力道,读者被其幻想故事所牵引,不自觉地去思索作者埋在背后的议题,在伊坂的作品,它常常是暴力。

某一段猴子的故事,就相当精彩,情节超展开,行者孙不再只是恶作剧,而是跟五十岚真打了照面,谈了话,在这段极其荒谬,有点摸不清头绪的剧情,作者很有技巧地引导读者跟随角色去思考「暴力永远都是错的吗?」这个问题。其厉害之处,就如曲辰在书末解读所言,伊坂创造出一个读者「必须参与」的故事结构,只要读了,不想都不行。

此外,在「我」的故事,从远藤二郎的口中,可以见到伊坂本人对于「茧居」此一社会现象,有极为细緻的理解,特别是在心理分析这个层次。对于多数茧居的人,或许都是如此,将自己关闭在房间镇日不外出,并非因为厌恶与人交往相处,事实正好相反,茧居者其实相当在意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係,但是因为沟通上期待落空,受了伤而蜷缩回去。然而,即便如此,对与房外世界联繫的渴望从未消退。

有人或许会认为发出求救讯号,等着别人(通常是父母)来将自己的房门撬开,很被动、很消极,欠缺能动性,在某些状况或许可以如此论断,但《SOS之猿》厉害之处,就在于它很有技巧地做了翻转,打破习以为常的认知。至于如何翻转,这就是读者的功课啦。

现在,有了诱人的谜题,丰富的故事深度,那幺结局意外性呢?这点当然也没有让人失望。伊坂收线向来收得十分精妙,原本已经够颠覆的剧情,在接近尾声处都能做出合理的逆转。读完后,一方面为自己被作者摆了一道而生气跺脚,一方面又不得为其巧思而讚叹。更讚的是,伊坂并没有封闭《SOS之猿》的故事,侦探──假如有的话──并未在故事最后为读者详尽地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而是将其交付给读者的想像,让读者因为故事而引发的行动能够持续下去,即使是在故事之后。

最后,我想挪用全书最后一句话,作为本篇文章的结尾。它精準说出我读后的感受……

这一瞬间,我有一种另一个自己即将诞生的预感。细毛自空中缓缓飘落,我喊了声:「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