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自决、阶级解放,蒋渭水带领的台湾民众党是这样的

一九二七年六月七日,旧干部派决定改以台湾民众党为名,重新提出政治结社申请。十七日下午,在台中市东华名产株式会社办公室召开政治结社会议。这时,林献堂已离台,他在五月十二日出发环球旅行去了。失去大老从中缓冲,同志们之间的恩怨情仇,更加赤裸裸地端上檯面。

六月十七日的会议,由洪元煌担任主席,他是南投草屯的地主,一八八三年生。这日,出席会议者二十五人。

「日本政府对我们的政治结社不能谅解,困难重重,不如暂时停止,等待时机。」有人主张。

「不行!我们不应遇到一点困难就放弃,我反对这种失败主义的看法!」叶荣钟表示。

表决结果,组织新结社的提议获得压倒性通过。

蔡培火说明台湾民党结社被禁原因,与蒋渭水有关。

「蒋渭水如果参加新政党,恐怕日本政府不会容忍!」蔡培火单刀直入。

会议引起激辩,陷入混乱。

「虽然排除蒋渭水令人于心不忍,但是,为了新政党能够圆满成立,应该慎重考虑!」蔡培火又说。

「蒋渭水应声明,以普通党员身分参加新政党。」陈逢源提出折衷建议。

「如果蒋渭水继续参加新组织,日本政府恐怕仍不许可。为顾全大局,我愿意陪蒋渭水同志,暂勿加入组织。」蔡培火步步进逼。

「日本政府压迫我们台湾人不可结社,怎幺自己人也附和敌人?」

「我们为何要向日本政府示弱?我反对蔡培火的提案!」陈炘大声抗议。

「新政党的成员如果要受到政府干涉、限制,那与御用政党有何不同?」

「如果日本政府太过无理压迫,我们就算玉碎,也要对抗到底!」黄旺成也激动地说。

会上,多数同志义愤填膺,支持陈炘、黄旺成的看法。最后,决定以蒋渭水为普通党员身分加入,而由谢春木、黄旺成、黄周、彭华英、陈逢源五人为创党委员。

一九二七年七月十日下午,台湾民众党组党大会在台中聚英楼举行,共有六十二人出席与会。大会由蔡式穀主持,谢春木报告创党经过,各种议案讨论后,选举组党筹备委员。此时,蒋渭水、蔡培火再次爆发争论。

「预备会时讨论本人的去留问题,最后决议我以普通会员党员身分参加,此举是否有必要?如此不是甘心屈服于日本当局的压力?」蒋渭水表示不平。

「大会是否认为本人的加入会应影响党的成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退出民众党,并诉诸公论!」他又说。

「我建议蒋渭水同志以顾问的身分留在党内。」蔡培火主张。

「蔡培火的意见,是日本政府所授意!」蒋不满指控。

两人再次意见交锋,会场议论纷纷,陷入骚动。

蒋、蔡两人在激动之下,都表示要退席,经彭华英安抚才挽留下来。

「蒋、蔡二位同志不要再争论,交由大会表决,如果蒋同志当选筹备委员,即使再遭到警务局禁止结社命令,也由大家共同承受担。」针对蒋渭水是否担任组党筹备委员,黄旺成提出折衷建议。

大会表决结果,仍由谢春木等五人当选筹备委员。

七月十一日由谢春木领衔,提出组党申请书,党纲措辞稍微和缓,改为「本党以确立民本政治,建立合理的经济组织,改善社会制度之缺陷为纲领」,终于顺利完成组党。

蔡培火与蒋渭水的不和并不是此时才开始的。蒋渭水创立台湾文化协会之初,因感于自己的声望不足,推举林献堂担任总理。但林献堂、蔡培火为主的中南部地主派,与蒋渭水、连温卿为主的北部无产青年派,各成地盘,气味并不相投。文协创立后,本部设于台北,由蒋渭水担任专务理事。一九二三年十月第三次总会后,本部迁移到台南,并由蔡培火出任专务理事,南北之间隐隐角力。

民众党建党大会上的冲突,蒋渭水的「玉碎派」、蔡培火的「瓦全派」互不退让,让两人的心结表面化。

从蒋渭水的角度看,蔡培火等人面对日本政府的压力总是委屈求全、过于妥协,缺乏勇气与坚持;他也批评蔡培火只顾资产阶级利益,对无产阶级全无同情之心。蔡培火对蒋渭水也有很多不满:他不只一次抱怨蒋渭水见识浅薄,却爱追求流行新思潮,以致思想缺乏连续性、一贯性。他讨厌蒋渭水爱出风头、爱掌大权,即使牺牲整体利益亦在所不惜。他也批评蒋渭水看事不精、识人不明,蒋所推心置腹的同志,最后都反目成仇、恶言相向。最根本的差异是,基督徒蔡培火十分看不惯蒋渭水的风流成性、处处留情,痛斥他私生活混乱:

我最先跟他冲突的问题就是性的问题。虽然这两、三年来他稍有收敛,以前真是乱来。他对他的大某(元配)极其压制,他和我去东京策动台湾议会的时候,也要公然拨工夫去访寻他以前所有关係的日本女人。…他曾跟我讲,爱慾消无时,夫妻便可离开,随意自由选择别人。(《蔡培火全集──日记》)

如此「绝对不信神」、「贞操观彻底相反」的同志,令他无法忍受。

台湾民众党成立之初,党员一九七人,主要干部如谢春木、黄旺成等人,都属蒋渭水人马,蒋渭水取得新党的主导优势。

谢春木,彰化芳苑人,一九○二年生,与二林医生李应章是表兄弟,与文学家王白渊则是台北师範学校的同班同学。在北师就读期间,他就常偷偷传阅《台湾青年》,一九二一年进入东京高等师範学校留学,开始积极参与台湾留学生活动,常常投稿《台湾民报》,笔名追风。一九二三年起连续几年都参加台湾文化协会所举办的留学生暑期文化演讲。一九二五年进入《台湾民报》担任编辑,二林事件后,放弃在东京高师高等科的学业,返台参加运动。一九二七年成为台湾民众党创党干主要干部。

黄旺成,新竹人,一八八八年生。一九○七年自总督府国语学校毕业后,进入新竹公学校任教,因为与日本人校长冲突而辞职,受聘于清水蔡莲舫家族任教席,开始与林献堂等文化协会人士往来,主办新竹地区演讲活动,担任《台湾民报》记者、新竹支局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