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身影是否大小适中,还是背景过于突兀,要想成就一张让人在第一眼就着迷,拥有抢眼视觉的电影海报大不易,然而拜数位科技所赐,想要哪种特效在短短时间内立即能做出万千变化,然而在回到 30、40 年前,那个电脑还不普及的年代,电影海报又是如何生成呢?

北有谢森山 南有颜振发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在早期数位输出与科技还不发达的年代,片商想要为电影宣传,最好的方式就是请拥有精湛画功的画师操刀海报,如今持续操掌台南今日全美戏院电影看板的颜振发师傅,用巧笔点出电影人物栩栩如生的神韵,更让戏院成为热门朝圣景点;无独有偶,在北台湾,多年来始终坚持以手绘方式画电影看板海报的画师谢森山,则同样展现炉火纯青的绘画功力!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文化总会製作《匠人魂》系列影片,寻找台湾百工匠人、型塑台湾精神底蕴,在最新一集 #14「画光影的人」中,则特别以早年致力为台湾电影宣传,如今却已硕果仅存的手绘电影看板画师谢森山为主角,看他一生悬命的看板画师传奇生涯。今年 73 岁、仍旧坚持手绘各大戏院电影看板的谢森山,自 15 岁拜师学画、17 岁出师、20 岁退伍后自立门户,一路坚持手绘电影看板近一甲子,儘管经历了数位输出海报取代传统手绘看板的冲击,目睹台湾电影产业的快速变迁与同行的纷纷离去,谢森山仍在时代的洪流中秉持「能画就继续画下去」的匠人精神,与电影相依相存。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1946 年出生于台中的谢森山,后搬迁至桃园,为了能帮助家中缓解经济困境,谢森山自小便想学习一技之长。因年幼时常经过俗称桃园大庙的桃园景福宫,当时周边戏院林立,堪称小西门町,每当看着戏院在挂画版、招牌时,谢森山总想「假如这些看板是我画的呢那多好!」从那时起,谢森山坚定志向,15 岁便进入东方广告社做手绘电影看板学徒,逐步迈向长达 60 年的电影看板绘师之路。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谢森山师傅回想当年在广告社当学徒的日子,不供伙食住宿、不支薪、老师傅不会主动教,这样艰难的环境,全得凭靠个人意志和眼力,跟在师傅左右自学。通常要「三年四个月」才能够出师的看板画师,但谢森山短短两年就已学成,他日夜苦练绘製技巧,逐渐掌握各种颜色的调和。为了观摩别人绘製的电影看板,谢森山曾和师兄两人,从桃园骑着脚踏车到西门町,在三更半夜时,自备手电筒照着诺大的电影看板,也曾短暂到西门町学习电影看板绘製不同的表现风格,只为了能以更细腻的笔触,绘出人物的立体神韵以及电影场景,谢森山 20 岁退伍后,便在桃园中坜自立门户。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在 1960 到 1980 年代台湾戏院与电影的全盛时期,谢森山同时与七家戏院配合,时常 24 小时不眠不休的在接案,画的不仅是首轮戏院看板,更是巨幅海报,可从二楼挂到四、五楼,皆是用 180 平方公分的画布来拼凑,光一个人脸就要十片画布组合而成,不仅颜色拼接要一致,同时也讲究光的明暗层次与立体感,五官神韵更要栩栩如生,难度极高。
五种颜色调出万千世界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要手绘电影看板,首先要在 180 平方公分的看板上打格子、画铅笔轮廓、上底色,再依图档等比例缩放,将图像绘出,组成一部电影的看板。仅需使用白、黄、红、蓝、黑五种颜色水泥漆,谢森山师傅就可调出各种色彩,利用光影折射效果,掌握剧中人物眼神和神韵,让每个人物跃然于纸,栩栩如生。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没有长久的兴盛,日子总会迎来衰退,1986 年开始,电脑输出技术逐渐取代手绘电影看板,再加上台湾电影产业式微,电影院转向影城模式经营,面对本土戏院的接连歇业,老一代老师傅退休、同行纷纷转行离去,只剩下谢森山坚持手绘,用笔下一幅幅生动画作,「手」护传统文化,而目前,也仅剩桃园中源戏院仍悬挂谢师父手绘看板。谢森山说:「这一画,就是六十年,从来没有想过,当时我们那伙师兄弟,现在只剩下我在画。但这是我的兴趣,只要我体力还可以,能画多久就继续画多久,把这个技术传承下去。」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谈起当前的电影手绘看板,谢森山师傅说,「现在这个工作已经没有,他们要来学,我也鼓励他不要学。因为你学成以后,没有工作可以做,没有戏院可以画。」但他不悔踏入这一行,这半个世纪以来,电影手绘看板让谢师傅有了一技之长,有了安顿好家庭的经济能力,有了成就感和满足感。


台湾看板画师谢森山的匠人魂!手绘电影看板一甲子「我的一切都是

手绘电影看板对他来说是机缘,也是一辈子烙印在自我身上无可忘怀的印记,「我的一切都是从电影彩绘而来的」!

文字编辑:Ian Liu
via 文化总会

相关推荐